welcome to here!

十指紧扣,却不能天长地久

前任要找我做头发,周四之时,我要她周五晚上来找我,但她说男朋友上夜班,家里小狗无人照顾。但昨日我即将下班之时,她突然在上说:“今晚我来。”我当即说OK,但心里纳闷她不管小狗了么?还有昨晚那时已经下起了中雨,她一向讨厌雨天出门。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发现钥匙忘在办公室里了,于是撞了几下门用银行卡撬开锁,拿了钥匙出来。想到她已经坐上公交,如果下车看不到我在,又要生气了吧(她讨厌等人)。我急急跑到街上,幸运的是下班高峰居然让我拦到一辆出租车,发消息告诉她坐上出租了,没想到她说:“不用我等你没关系的。”(以前有次接她下班去晚了,和我大发雷霆了一个晚上)下了车离她下车的车站还有一段路,我一路狂奔,心想无论如何要赶在她下车之前赶到车站,我不要让她等我,不要让她一个人站在那里。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车站,看见她的车子缓缓行驶过来,看见她下车,我刚好跑到了她面前,她笑着对我说:“干嘛跑成这样啊。”我张张嘴,却因为跑的太快说不出话来,站了一会,和她去附近的KFC坐一会。她对我说:“周日我要回老家面试,我妈妈给我在那找的工作,所以今晚我来了。”听到这话,心里莫名其妙的惆怅,当然,第一直觉就是,其实我很不希望她走,但,她终于可以拥有一份安定的工作,我又稍感欣慰。沉默的坐在那里吃了鸡翅,然后带她去酒吧玩,我知道她在家憋了许久,很想像以前一样可以在夜店里放肆的摇摆身躯,感受音乐(以前她是夜店女王)。我想,“你要走了,我今晚一定要让你玩的开心。”其时我身上已经没有多少钱,但为了她开心,可能是最后的开心,我也豁出去这最后一笔。先去了一家酒吧,没想到关门装修,她有点失望,说“我们是不是要回家了呢?”我说“不,我今晚一定要让你玩一下。”坐上出租,到了MAX,人声鼎沸。我要了一瓶红酒在吧台坐,其时她脸上兴奋了起来,我心里想:“其实,这才是你要的生活,这才是你要的感觉,为了你开心,这一刻我做什么都愿意。”看着男男女女,听着劲暴的音乐,喝着红酒,摇着筛子,昨晚,她找回了她自己的快乐,而我,因为她的快乐而快乐。这一切就是她想要的生活,安逸,放松,舒适,有品味,不管她陷入如何的困境,我知道她其实从未停止过对好生活的向往。回到家里,我已经喝的有点头晕了,两人躺在床上,我从背后抱住了她。可能因为喝酒的缘故,其时我心里有点欲念出来,又想起以前缠绵的情景,可,我不能。我对她说:“下辈子我做你爸爸,你当我的女儿,我宠着你。”她说:“当我爸爸?我爸爸可被我气的吐血呢。”我说:“你其实就是个小孩子,需要一个人像你爸爸一样疼你,宠你,不断的肯定和表扬你,你才会有安全感。”她叹气:“可惜从没出现过这样的男人呢。”我大脑发晕,“今天我带你去酒吧玩,我看到你很开心,我知道这其实就是你想要的生活,你是属于夜店的,你开心就好,你开心就好。。。你开心就好。。。”她说:“现在我已全部想清楚,这样的日子我过不下去了,什么都不属于我,没有自己的工作,没有自己的钱,看人脸色,寄人篱下,所以我决定当下最重要的是解决生存问题,才能谈感情,没有生存一切都是虚的。我男朋友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,他也辛苦,我也难过。我要回家去工作,如果他因为和我分别耐不住寂寞又去找了别人,我无所谓,我现已顾及不到太多。”我说:“很高兴你终于想通了,经济独立是人格独立的基础,经济不独立的人是没有人格的,去工作吧,让自己独立,体现你自己的价值。。” 我说:“这就是很现实的问题,比如我要让你开心,你喜欢去酒吧玩,我带你去了,我花的起这个钱,在我合理支出范围之内,然后,你开心了,就是这么简单。如果我说,我没钱,咱们去不起,回家睡觉吧。你虽然会体谅我,但你必定有一点不开心。”她表示是这样的,有时候开心,也是建立在一定的物质基础上。然后我们睡了,其实我很像抱着她一晚上,可她睡觉有个习惯,不喜欢人贴着她太紧,因此我们好的时候,我也没有抱着她一晚的时候。做了一夜的梦,在梦里,我和她肆意缠绵,在梦里我说:“我们这最后一次见面了吗?”她笑着不语。天亮了,睁开眼睛,她依旧在我身边,醒了,我和她说起我的梦:“你就躺在我旁边我还要梦到你,一个晚上全是你,在梦里我问你我们是最后一次见面了吗?”她说:“不会啊,面试完我还回杭州的,5月11号上班,在这之前你可以来找我。”洗漱过后,带她去弄头发,

  • 相关tag: 寒梅文章